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课表查询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理论动态

理论动态
如何设计好的学校?
来源:邵兴江   发布日期:2017-11-15 09:00:30  点击:  发布人:admin  

         随着国内经济发展,整个GDP水平不断上升,经济水平不断提高,人们对学校基础设施建设提出新的需求,同时国家也有经济和实力来推动教育建设的发展。以下是一些相关数据分享:

         数据显示,我国从2000年以来,学校建设有了很大变化,从2014年新建学校建筑面积有2000多万方,如果按照一所学校2万方计算,差不多有3000所左右的学校。具体以杭州为例,未来三年杭州主城区要建105所学校。无论是从国家数据还是从一个城市数据来看,都可以感受到在最近几年,学校新建或改扩建规模都是相当巨大的。所以,如何建设好的学校,变成摆在我们面前很重要的一个话题。

         我们从另外一个区域的角度,更加能够发现一些问题。以杭州工业区为例,在2001到20015年期间,该区学校新建数量并不多,但在2016到2020年,数量有了一个很大的增长。具体到初中建设,2016到2020年新建初中达到13所,总建筑面积40万方,在过去15年,新建初中仅7所,面积只有18万平方米。从数据就可以看出,越来越多的学校将会新建、重建或者改扩建。

         学校建设领域的相关从业者将会面对的一个挑战就是,应该怎样建设一所好学校,如何提升中国学校的建设基础建设水平,如何能够从教育设计的实际需求,从未来学生人才培养的定位,以及从教育装备技术的改进等等多个角度看待学校基础建设。其中涉及到的已经不仅仅是学校设计问题,也不是存粹的建筑设计问题,可能是一个跨学科的问题。


          中国学校建设的挑战以及问题
         从三个方面分享我国学校设计基本情况:
         1、 我国学校设计面临的基本问题
         2 、在这些解决问题时,应该如何认识未来的学校教育空间
         3 、当设计一所好的学校的时候,应该具备怎样的创新思维,更好服务学校设计。

         这是几张教室图样。从中可以看出,这些学堂我们很熟悉,左边近100年前的学校教室布局与教育模式在如今依旧没有大的变化。除了今天教师里面引入现代化投影仪、电子白板等等一些设备之外,一百年前和如今的教室相比并没有本质性的差异。事实上,如今的人才培养目标、学校教学理念、课堂教学模式以及学生的具体学习方式包括背后技术

         支撑条件已经发生很多变化。但为何课堂布局,或者是教学空间却没有很大的变化。难道学校不需要改变吗?是什么原因导致没有变化的?其中有很多问题值得我们去深入探讨。

         个人觉得有很多原因导致今天国内学校没有很大变化。相比国外学校,特别是二战之后,美国、英国、日本,这些国家的学校建筑空间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一月前在北京我参加的一次学校建设会议,一些来自国外发达地区的学者分享给我他们国家学校空间设计的时候的一些思考,很明显感觉到其他国家的教育空间和我们的有很大的差异。

         无论是美国也好,日本也好,他们的学校设计非常强调一栋建筑体内部的平面布局以及每一个空间的具体教学功能。而国内的建筑事实就是,聚焦点都在建筑立面、总体布局上。个人认为两者之间有很大的差异性,而在这种差异的背后,可能还包括一种支撑的理论基础。这种现象可能跟中国设计界,教育界、学校基础建设界等等很多不同层面的人的观念和行为联系在一起。个人觉得这不是一个单一现象,而是群体性的集体共识。这种共识,如果和西方主要发达国家相对比,就可以看到彼此之间的一种不同和差异,也可以看到国内外之间存在的距离。我们可以尝试从几个方面来探讨中国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问题。

         人为因素导致学校建设不合理

         今天国内学校建设存在的原因可能是多方面的。其中一个原因,个人认为是人为因素导致的,比如场地问题。很大比例的学校在规划选址时的场地条件是不适合建设学校的。例如将学校建在地震断裂带上,建在毒场地上,这种情况是经常发生的。

         上边的图片是某地的一所初中,所在区域有一个经济开发区,经济开发区在规划时当地即规划了相关企业也规划了相关学校。但在学校建成连年后,这个经济开发区引入了两家污染企业。这两家企业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每过12个小时就需要进行一次尾气排放,这些气体都都有很强的刺激性气味,直接导致这所学校在尾气排放阶段无法正常教学。

         除了这些,还可能有一些其他问题。如指标设定不科学。

         案例:我曾经接手过一个幼儿园的设计,幼儿园是12个班,土地面积并不大。那么政府给定的相关指标比如容积率要求不大于1.0,建筑密度要求不大于25%,绿地的要求不少于35%,建筑高度不高于15米。我根据班级规模进行测算,发现一个很苛刻的情况就是这样一个幼儿园,要死死扣住25%的建筑密度这个指标,然后把这个幼儿园建成四层才能够达成相关建筑指标要求。

         而在国内建筑规范里规定,幼儿园要求建造高度不超过3层,那四层空间如何利用?显然不能够作为普通教室使用,只能来做一些辅助用房,但辅助用房在平面布局在上面这张图中是很不合理的,这就产生了很大的冲突。

         我试图去解决这个问题。比如幼儿园设计是否可以引入新的设计结构,像lofter结构来解决这种困难,这种结构的一个优点就是可以在相同建筑高度的情况下更好的解决建筑面积不足的问题,因为在lofter上面可以解决老师办公空间的问题。但是,采用这种结构后,15米的建筑高度设计3层lofter结构是比较困难的,如果是16m就比较好解决了。但是当地规划局规定建筑高度不能超过15米。

         对于学校的用地,也没有很好的落实一个关键政策:教育优先发展。我国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在国家政策层面提出教育优先发展一说,教育发展要置于经济宏观发展的前面,包括教育相关投入优先保障,经济区规划包括城市规划要有限考虑学校规划等等.但实际情况是中小学用地往往是一些边角的用地居多,很少把最好的土地让步给教育用。这样的结果就导致学校选址上可能有很多不合理的问题。

投入不到位或投入不足以及外部评选的问题

         我国绝大多数的公建学校普遍存在投入不足的情况。对学校的投资量基本停留在二三十年前对于学校面积的框定,然后根据框定的基数,乘基本建设经费标准(每平方米1600或者1800),作为学校的总投资量。

         这种方法存在两个问题。1:面积规定太死,对于学校空间灵活性,建筑用地或者建筑余地问题考虑不到位。2:每平方米单位造价规定较死,很多学校建筑要做的很好,不单单是毛坯房的设计和经费问题,还有学校文化和室内设计,但往往由于经费而搁置。所以总投资量可能普遍存在不足。

         我也经常被邀请,作为评标专家去帮助甲方进行学校设计,自己也参加过学校的一些邀标设计。在这些体验过程中,可以经常看到,有时甲方邀请的一些评标专家在评学校建筑设计时往往伪专家比较多,所谓伪专家,就是他有一些建筑学背景但是在学校设计领域往往懂的不太多,这样一些专家在评学校建筑时往往依据自己以往的经验和对建筑的理解,导致最终评选结果往往存在一些差距。

         评标过程中很大的一个问题,就是真正的使用方,比如学校,老师很少能够参与到评标的过程中去,导致甲方或者使用方的一些实际使用需求往往在评标方案里不能够得到很合理的表达。

在学校设计中,更大的问题是国内设计能力的问题。

         这个问题也是在学校设计中比较大而需要迫切解决的问题。学校设计是一个很复杂的事情,并不简单。表现为教学需求如何在空间中得到合理的表达。丘吉尔有一句话:我们塑造了建筑,建筑反过来影响我们。有一些学校设计很好,能够很好的反映教育的功能,对于教学促进影响是很大的。但问题是目前对于学校空间对教育教学的促进与推动的理解和认知是不到位的,合理的教育理念在教育空间设计中的表达是不到位的,设计师对于学校空间,教育空间,教学需求的理解也是不到位的。

         从比较简单或者比较简约的一种基本认知,可能觉得,目前国内教育界、学校设计界缺乏很好的沟通,这种缺失使得学校在设计上出现很多问题。

         另一方面,这些建筑师设计师对于学校建筑应该如何设计,从他们的角度探讨并不是没有价值的,也是很有价值的。只是从加强教育事业,从教育的观点来结合建筑学的专业知识来看待学校建设问题,可能会取得更好的结果。

         通过学校设计,将建筑学力量和教育学力量结合起来,共同对这个问题进行很好的交流和对话,这样未来国内学校设计可能会设计的更好一些。从国外比较来看待这个问题,因为个人看过不少国外文献,当去阅读国外对于学校建设的一些理论时会猛然发现,国外很多理论学者并不是来自建筑设计学院也不是做建筑设计的,很多是来自教育学、建筑学,但在国内,这些真的很少。

         以美国为例,圣地亚哥州立大学教育学院,佐治亚州教育学校,以及台湾政治大学教育学院,这里很多教育学教授在研究学校设计。而国内无论师范类还是综合类院校,很少有学者来关注这个问题。目前在教育方面我们需要反思一下,从教育界跨学科探讨建筑问题的力量不够壮大,理论基础还是不够坚实。

         就国内目前状况,我们如何设计好的学校?

         任何一个学校如果很用心的做学校设计,那它的背后一定有很多观念,很多需求是通过空间设计来表达的。我们建筑一个怎样的学校,不仅反映实际具备怎样的物质技术条件,而且反映秉承着怎样的教育观。设计的核心应该在整合当代技术的前提下,表达怎样的学校教学理念以及未来想要打造学习空间。一所学校的设计就是在构建这所学校独特的教育学问题。

         一个月前,我遇到一位日本教授:长泽悟。他曾经在国内出版过一本非常有影响力的学校建筑领域的专著。他和我分享了一个观点,建筑立在土地上面,而建设学校,是将学校立在观念上面。

         我个人非常认同。其他的很多建筑,如住宅、商业区、写字楼,它只需要把建筑立在土地上面,把建筑面积做出来,很多设施、功能可以在以后进行陆续的优化。但是学校建设却不是。学校从一开始设计时就有特殊需求,需要做很多的提前统筹规划,背后涉及很多观念,如教育观念,学生的学习观念,课程观念,学校技术观念等等一系列问题,所以学校确实是建立在观念上面的。

         把教育观念立在学校建设之上时,就牵扯出又一个问题:在进行学校建设时究竟需要怎样的观念。每个学校的观念都有差异,但在宏观层面上又有一些共性的认同。在这个问题上,我有一些观点可以和大家分享一下。

今天的课堂传播昨天的知识是否能解决明天的问题

         这个问题很值得去研究。我们的孩子真的可以用昨天的知识去解决明天的问题吗?个人认为,明天的问题还是要未来的技术去解决。未来一代要用还未发现的技术去解决即将发生的问题。对于未来孩子而言,未来是不确定的,是充满挑战的,对于现在学生,重心并不是在掌握了多少知识,而是一种发现问题分析问题,创造性解决问题的能力,通俗来讲,学生的学习能力变得越来越重要。

         如今在学习空间的规划建设上,应该从怎样更好进行知识的灌输与传播,转变到怎样注重学生学习能力的培养。怎样用合理的空间设计培养学生发现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

         我有四个重新认识分享给大家。

         重新认识学生。

         重新认识教师。

         教师一直是教师的灌输者、传播者、主导者,但实际上,未来教师的角色,是要发生一定的转变。北京师范大学一个学者做了一项研究。未来2030年老师的角色究竟要发生怎样的变化。提出在指导学生这个维度上,从目前20%到30%左右的比重,提高到73%。从老师传统的传授知识的维度上,要从今天的80%下降到19%。这方面老师角色发生重大转变,更多从一个教师转化为学生的学习导师。

         老师成为学生学习的引领者和促进者,对于老师教学能力的评价,慢慢从教的怎么样转变为究竟帮助学生学的怎么样。这样一个重要的转变,意味着课堂的主题慢慢还给学生。老师在教育中更多的是在激活学生学习的欲望,让他们可以主动学习,主动探索这个世界,主动构建属于自己的知识。这就导致学习资源如课堂设置、桌椅布置等等一系列的空间规划产生很大差异

         重新认识学习。

         很多设计师认为学校空间除了普通教室外就是实验室、图书馆,初次之外没有其他学习方式。实际上并非如此。如今的教育教学模式、教学理念已经发生很大变化。越来越强调学生自主合作探究的能力,越来越注重学生的软实力,注重沟通合作与创造性思维。这个过程中,学生的学习方式和以往有了很大不同,如基于小组的,基于资源的,基于主题,基于项目的,这些都对学习空间提出新的需求,这些在学校早期的空间规划时都是需要被考虑的。

         重新认识学校。

         学校空间是正式学习空间、非正式学习空间以及混合空间包括对话交流中间整合在一起,不是单独的一种类型,以往将学校分为教学区,生活区,运动区,后勤服务区,如今从学习空间的角度,如何构造学习空间的搭配打造以适应不同需求变得越来越重要。

         美丽学校建设的全新思维

         学校设计不仅仅是设计师的事情,它是一个多学科、多领域交杂的问题。学校空间在打造上需要越来越关注更多学科领域的问题,需要倾听不同利益相关者的诉求。就此我提出几个问题很需要大家共同探讨。

         学校设计有了设计规划后,是否应该马上找设计师。个人认为并不是这样。而因该思考,究竟我们需要怎样的学校,我们要怎样去建构属于这所学校的空间,需要更多的去思考这所学校独特的思维,独特的定位,独特的教育理念,需要更多的交流,前期的教育学思维,教育理念,定位等等就显得很重要。

         在学校设计时,进行设计规划、立项前,学校的理念,需求究竟是什么,在甲方下建筑任务书之前,需要去认真思考这些问题从而对学校空间设计提出新的需求。

         我在进行杭州一所中学进行设计时,前期我们用了两个月的时间,来探讨这所学校的理念,得出这个学校需要一个STEM空间。在设计完成时,也确实打造出了一个独具特色的教育教学场所。这所学校大概明年9月完成,虽然在学校设计规划时用地很紧张,但还是拿出5000平方来打造这样一个STEM空间,规划各种各样STEM的教育、交流空间,对未来学校建设和规划还是具有重要意义的。对于未来学生能力的培养、跨学科和创造性思维的形成也是有一定的促进作用。

         这样的一种设计手法和理念,在任何一所学校进行设计前期对学校进行一些研究和概念设计,越来越多的得到各地的认可,越来越多的学校采用这种模式进行项目推进。

学校设计仅仅指建筑设计吗?

         学校设计很复杂,不仅仅指建筑设计,包括前期的概念设计,建筑和室内设计,校园文化设计,弱电智能的专项设计,也许后来还会出现更多的设计,但目前学校设计已经不单单是指建筑设计了。
比较可惜的是,一些教育局和甲方在学校设计时依旧停留在建筑设计,他们需要去改变一下传统的观念,更多关注室内、校园文化与弱电智能设计,这样可以帮助他们打造更好的校园建设解决方案。

         规范很重要,是我们进行设计时的导引,但在实际设计时又带来很多限制。如今如何看待规范并超越规范,变成大家越来越关注的问题。
         如何在遵守规范的基础上更多的考虑教育教学的实际需求。要解决这个问题,思维上也要从基于标准的思维转向基于需求的思维。在学校空间规划设计上,如果可以对打造的空间从需求的角度,教育学心理学角度校园理念的角度进行合理解释,这样就有了很好的理论基础和需求支撑,设计也就变得合理。而如今很多学校空间,对于为什么要这样做并没有很合理的解释。

怎样更大范围的创新设计

未来设计师要重视对教育技术、教育家具与装备的研究,例如具有小组合作功能的课桌椅,更有利于师生学习成果展示与交流的壁毯式主题墙,以壁毯为例,具有更好的展示性、吸音性、美观性及方便性等诸多优点。

         传统的全封闭教育空间的设计理念,是否可以引入半开放甚至全开放的教育空间,这种建筑模式的转变,对于教育教学提供了很好的发展余地。

         随着学校建设需求越来越多,如何提高校长在学校空间打造时的参与度。校长的空间决策与校园空间需求观念、教育学以及学校文化观念等对于学校空间的设计和规划也是具有很重要的意义的,这方面也会作为以后的一个探讨话题。

         邵兴江:浙江大学教育学院副教授,教育领导与政策研究所副所长,同时任浙江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教育空间设计研究所所长,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和华东师范大学联合培养博士,美国UCLA大学和印第安纳大学访问学者。自2004年以来长期关注学校空间规划与设计的理论与实践研究,主持《上海教育》建筑文化专栏,发表《学校建筑》专著一部,学校设计相关论文40余篇,主持大量学校建筑、室内与文化设计,代表作品有北京外国语大学附属苏州湾外国语学校、北京外国语大学附属西昌外国语学校、华东师范大学附属杭州学校、杭州大关中学、南京外国语学校新校区、宁波镇海实验小学、临海大洋小学等。

工作计划移动校讯通 电信校讯通
校       训:发  愤  为  雄 学      风: 好学 知耻 力行
教      风: 博学 敬业 奉献
校      风: 和谐 进取 创新
                   
版权所有 © 江苏省华罗庚中学 [ 1999-2017 ] 学校地址:常州市金坛区西城街道沿河西路77号 邮编:213200 电话:0519-82884106    苏ICP备 05002779 号    

苏公网安备 32048202000066号